KOK球盘体育
当前位置: KOK球盘体育 > 单元作文 >

第一单元作文

时间:2020-02-29 14: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KOK球盘体育

当前网址:http://www.wassei.com/danyuanzuowen/2020/0229/405.html

  财会专家。部分资料来自网络,请注意保护知识产权。 如有侵犯作者权益,请作者联系本人删除。

  内容提示:那一天,我与_ _ 相遇相遇是一首诗,诗中有欢声笑语,也有悲情愁绪相遇是一首诗,诗中有欢声笑语,也有悲情愁绪;相遇是一首歌,歌中有高昂激越,也有轻柔含蓄。正是相遇,让人生色彩斑斓。请以“那一天,我与相遇是一首歌,歌中有高昂激越,也有轻柔含蓄。正是相遇,让人生色彩斑斓。请以“那一天,我与__相遇”为题写一篇记叙性文章。要求:相遇”为题写一篇记叙性文章。要求:(1)在文体的横线上填入恰当的词语,并将题目写在答题纸上。在文体的横线上填入恰当的词语,并将题目写在答题纸上。(2) 文章不少于750 字。(3)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

  那一天,我与_ _ 相遇相遇是一首诗,诗中有欢声笑语,也有悲情愁绪相遇是一首诗,诗中有欢声笑语,也有悲情愁绪;相遇是一首歌,歌中有高昂激越,也有轻柔含蓄。正是相遇,让人生色彩斑斓。请以“那一天,我与相遇是一首歌,歌中有高昂激越,也有轻柔含蓄。正是相遇,让人生色彩斑斓。请以“那一天,我与__相遇”为题写一篇记叙性文章。要求:相遇”为题写一篇记叙性文章。要求:(1)在文体的横线上填入恰当的词语,并将题目写在答题纸上。在文体的横线上填入恰当的词语,并将题目写在答题纸上。(2) 文章不少于750 字。(3)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 【题目解析】 1、题目中的“那一天”,对于写作的文体和时间作出了限制和暗示:①要写记叙文;②所记事件发生的时间要、题目中的“那一天”,对于写作的文体和时间作出了限制和暗示:①要写记叙文;②所记事件发生的时间要突出“那一天”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突出“那一天”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 2、人世间最难相遇。我们每天与很多人擦肩而过,但这不是相遇;我们不停地认识一些人,互相开着玩笑,这也不是相遇。只有在最初见面的时候,你突然觉得心里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愫,而且这种情愫潜藏在心里,那才是相遇;、人世间最难相遇。我们每天与很多人擦肩而过,但这不是相遇;我们不停地认识一些人,互相开着玩笑,这也不是相遇。只有在最初见面的时候,你突然觉得心里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愫,而且这种情愫潜藏在心里,那才是相遇;只有在初次见面后的很多天,你回忆起那一刻,心里充满了敬畏、钦佩、惆怅、感激、甜蜜等情感,那才是相遇。只有在初次见面后的很多天,你回忆起那一刻,心里充满了敬畏、钦佩、惆怅、感激、甜蜜等情感,那才是相遇。 所以,在所作的记叙文中,要有相应的文字来表现出对“相遇”的特殊的心里体验和理解;所以,在所作的记叙文中,要有相应的文字来表现出对“相遇”的特殊的心里体验和理解; 3 、从材料来看,题目中的“相遇”并不是指一般的接触,而是指令人心灵受到感染、震动等的接触。相遇的双方可以是人与人,也可以是人与物;可以是现实的,也可以是想象的;可以是快乐的,也可以是忧伤的。指令人心灵受到感染、震动等的接触。相遇的双方可以是人与人,也可以是人与物;可以是现实的,也可以是想象的;可以是快乐的,也可以是忧伤的。 4 、此题宜写成 回忆性文章,深情回忆曾经发生过的难忘的“相遇”,通过具体的动作、对话等描写,表达内心的深刻感受。,深情回忆曾经发生过的难忘的“相遇”,通过具体的动作、对话等描写,表达内心的深刻感受。 【构思导引】 角度一: 写自己与现实生活中选材的某个人相遇。这个人可以是你的亲人,也可以是你的老师、同学或陌生人。要选取相遇后心与心发生了碰撞,产生了美好情感的事,这样的材料才符合”相遇“的内涵。比如你只身在外,身处困境,遇上了一位好心人,他热心地帮助了你,你感激万分。这样的相遇确实值得回味。这个人可以是你的亲人,也可以是你的老师、同学或陌生人。要选取相遇后心与心发生了碰撞,产生了美好情感的事,这样的材料才符合”相遇“的内涵。比如你只身在外,身处困境,遇上了一位好心人,他热心地帮助了你,你感激万分。这样的相遇确实值得回味。 角度二:写自己与某种物相遇。这种物可以是动物、植物或其他事物,只要你与它相遇时产生了难忘的感情就行。写自己与某种物相遇。这种物可以是动物、植物或其他事物,只要你与它相遇时产生了难忘的感情就行。例如你在忧伤时独自来到野外,发现了一种很不起眼的小草,它虽小得可怜,却乐观地随风摆动。它给了你启发,让你从忧伤中振作起来。这种相遇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例如你在忧伤时独自来到野外,发现了一种很不起眼的小草,它虽小得可怜,却乐观地随风摆动。它给了你启发,让你从忧伤中振作起来。这种相遇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角度三: 写自己与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相遇。在阅读中认识了某个人物,被他的精神所感染,被他的遭遇所震撼,为他的行为所折服。那么就可以写与这个人物的相遇。例如阅读《鲁宾逊 漂流记》,被鲁宾逊坚强不屈的精神深深感动,经久难忘。在阅读中认识了某个人物,被他的精神所感染,被他的遭遇所震撼,为他的行为所折服。那么就可以写与这个人物的相遇。例如阅读《鲁宾逊 漂流记》,被鲁宾逊坚强不屈的精神深深感动,经久难忘。 角度四:写自己与某种精神情感的相遇,如与机智相遇,与感动相遇等;角度四:写自己与某种精神情感的相遇,如与机智相遇,与感动相遇等; 那一天,我与纳兰相遇 初三21 班麻若雪 明月,明月,曾照个人离别,玉壶红泪相偎,犹似当年夜来。来夜,来夜,肯把清辉重借? 题记 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寒风,肆意地凌虐着寒冬中的一切。百花谢时,一树红梅犹傲立在风刀霜剑中。红白交映,点染了整个寒冬。雪,纷纷扬扬地下着,寒风,肆意地凌虐着寒冬中的一切。百花谢时,一树红梅犹傲立在风刀霜剑中。红白交映,点染了整个寒冬。 偶然间的一瞥,目光扫到那淡黄的封皮,如同清朝转瞬即逝的辉煌。轻启扉页,墨香氤氲,入眼是你如红梅般傲立。偶然间的一瞥,目光扫到那淡黄的封皮,如同清朝转瞬即逝的辉煌。轻启扉页,墨香氤氲,入眼是你如红梅般傲立。 生在皇族,却命运不堪,风刀霜剑铸就了你的傲骨。皇帝血亲,一表人才,年纪轻轻便博得皇帝赏识,做了贴身侍卫。注定荣华富贵,繁花著锦。别人眼里,你是令人羡慕的幸运儿,结遍兰襟又怎样?但,你的心,既不属于尔虞我诈的官场,亦不属于兵戈不断的边疆,可又属于什么呢?时人云,“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你淡泊名利,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你的词,更多的浸透着淡淡的忧伤和孤寂。生在皇族,却命运不堪,风刀霜剑铸就了你的傲骨。皇帝血亲,一表人才,年纪轻轻便博得皇帝赏识,做了贴身侍卫。注定荣华富贵,繁花著锦。别人眼里,你是令人羡慕的幸运儿,结遍兰襟又怎样?但,你的心,既不属于尔虞我诈的官场,亦不属于兵戈不断的边疆,可又属于什么呢?时人云,“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你淡泊名利,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你的词,更多的浸透着淡淡的忧伤和孤寂。 窗外,红梅点点,肆意地笑着。 春浅,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昼闲。曾经的花屏旁,欢声笑语,今,却孤身一人,你斜倚着花屏,望向窗外,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开来,一个女子,一袭青衣,轻荡着秋千。微风佛过发梢,青丝飘拂,你的心也随之飘荡。一只蝴蝶,从脸前飞过,倩影跳下秋千,又去追逐那蝴蝶,徒留下秋千摇曳,“表妹春浅,红怨,掩双环,微雨花间昼闲。曾经的花屏旁,欢声笑语,今,却孤身一人,你斜倚着花屏,望向窗外,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开来,一个女子,一袭青衣,轻荡着秋千。微风佛过发梢,青丝飘拂,你的心也随之飘荡。一只蝴蝶,从脸前飞过,倩影跳下秋千,又去追逐那蝴蝶,徒留下秋千摇曳,“表妹”你呢喃着。想要追出去,却发现只是幻像,那夜,佳人选秀入宫,你却只能望着那远去的倩影,痛入心扉,泪洒满襟。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悲剧的原型么?命运为何这般捉弄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明月洒下的清辉,照亮了案牍上的宣纸,雨打芭蕉,谁与劝孤酌?你呢喃着。想要追出去,却发现只是幻像,那夜,佳人选秀入宫,你却只能望着那远去的倩影,痛入心扉,泪洒满襟。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悲剧的原型么?命运为何这般捉弄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明月洒下的清辉,照亮了案牍上的宣纸,雨打芭蕉,谁与劝孤酌? 孤灯残夜冷香销,半盏月光映红墙。又是一夜不眠时,风萧雨稠冷衾薄。欲书信寄玉清人,墨染白纸却无言。明月应笑人心痴,黄廷龙袍怎有情?孤灯残夜冷香销,半盏月光映红墙。又是一夜不眠时,风萧雨稠冷衾薄。欲书信寄玉清人,墨染白纸却无言。明月应笑人心痴,黄廷龙袍怎有情? 窗外,红梅凋零,在风雪中孤立着。 或许,是那不堪的命运铸就了你的傲骨,铸就了你清新隽秀、哀感顽艳的词风。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你的情,你的仗义疏财,你的傲骨,在那黑暗笼罩的社会里,独树一帜,如一树红梅,百花谢时犹傲立。或许,是那不堪的命运铸就了你的傲骨,铸就了你清新隽秀、哀感顽艳的词风。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你的情,你的仗义疏财,你的傲骨,在那黑暗笼罩的社会里,独树一帜,如一树红梅,百花谢时犹傲立。 窗外,一树红梅散落一地红,雪纷纷,犹不畏,点点清香,氤氲萦绕。那一天,与你的邂逅,永生难忘。窗外,一树红梅散落一地红,雪纷纷,犹不畏,点点清香,氤氲萦绕。那一天,与你的邂逅,永生难忘。 是的,你是纳兰。如历史可以改变,时光能够倒流,我愿做你的知己,让你不再孤独。 那一天,我与遗憾相遇 初三二十一班 李吉圆格 有些事,遗憾了,就会在心底留下烙印。 题记 再次想起那一天的所作所为,还是会心有余悸。 即使入了春,冬末风的残余乱党也毫不留情的大肆忌惮,尘土见风如此虚张声势,随它做了跟班,漫天叫嚣着。而人类,即使作为顶端者,一时间却也束手无策,只能裹紧大衣,匆匆地逆风而行。即使入了春,冬末风的残余乱党也毫不留情的大肆忌惮,尘土见风如此虚张声势,随它做了跟班,漫天叫嚣着。而人类,即使作为顶端者,一时间却也束手无策,只能裹紧大衣,匆匆地逆风而行。 摇摇欲坠的落日被浑灰色的天挟持着,街道上零散的人行色匆匆。我又掖了掖被大风吹开的衣领,向着前方径直走去,迎面而来的,是呼啸而过的风。摇摇欲坠的落日被浑灰色的天挟持着,街道上零散的人行色匆匆。我又掖了掖被大风吹开的衣领,向着前方径直走去,迎面而来的,是呼啸而过的风。 眯着眼,蓦地看见前面有一老人正蹬着破三轮,缓慢的速度还赶不上我逆风而行的步伐。脚步愈向前,我俩之间的距离愈缩小。眯着眼,蓦地看见前面有一老人正蹬着破三轮,缓慢的速度还赶不上我逆风而行的步伐。脚步愈向前,我俩之间的距离愈缩小。 正前面,有一排矮矮的小石阶。“哐”地一声,那老旧的三轮车撞了个正着,我压了压欲要被狂风袭卷掉的帽子,抬起头,向那三轮车望去。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远远望去,也能清晰的瞅见那一头白花花的发。此时此刻,她的双脚竭力地蹬着和她一样饱经风霜的三轮车,看着她背影显出吃力的姿态,却依旧拗不过那矮小的石阶。冲动,在心底暗涌地一声,那老旧的三轮车撞了个正着,我压了压欲要被狂风袭卷掉的帽子,抬起头,向那三轮车望去。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远远望去,也能清晰的瞅见那一头白花花的发。此时此刻,她的双脚竭力地蹬着和她一样饱经风霜的三轮车,看着她背影显出吃力的姿态,却依旧拗不过那矮小的石阶。冲动,在心底暗涌 我可以去搭把手,去帮她。 蹬不上去,她也只好作罢,迟缓地从车子上下来,一手把着黑色的胶皮手把,一手把着套了一层灰布的三角座,竭尽全力地赶上去,可结果还是徒劳无力。再使劲向上一赶,却返了回来,整个人身子往后倾去,踉跄了几步。稀疏的白发被风吹散变得凌乱,像枯了的野草,任风肆意摧残。因为焦急的缘故,她紧蹙着眉,皱纹顺着一点,道道分明的刻下痕迹。混浊的眸子虽已不再清澈,但其中分明流露出几许无奈和无助的神色。蹬不上去,她也只好作罢,迟缓地从车子上下来,一手把着黑色的胶皮手把,一手把着套了一层灰布的三角座,竭尽全力地赶上去,可结果还是徒劳无力。再使劲向上一赶,却返了回来,整个人身子往后倾去,踉跄了几步。稀疏的白发被风吹散变得凌乱,像枯了的野草,任风肆意摧残。因为焦急的缘故,她紧蹙着眉,皱纹顺着一点,道道分明的刻下痕迹。混浊的眸子虽已不再清澈,但其中分明流露出几许无奈和无助的神色。 我可以选择止步,去转身帮她 ,可是转念一想,手里还有沉甸甸的书要拿,腾不出两手去帮忙,况且,明明只是素不相识的人,为何要我可以选择止步,去转身帮她 ,可是转念一想,手里还有沉甸甸的书要拿,腾不出两手去帮忙,况且,明明只是素不相识的人,为何要......我狠狠的咬了咬牙,而后与她渐行渐远。风还乱吹着,一刻也不消停,走了几十米后,遗憾的情愫却突然从心底喷涌。我还是后了悔,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滞留住脚步。再回身望去,老人已没了踪影。我狠狠的咬了咬牙,而后与她渐行渐远。风还乱吹着,一刻也不消停,走了几十米后,遗憾的情愫却突然从心底喷涌。我还是后了悔,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滞留住脚步。再回身望去,老人已没了踪影。 也不知道老人是如何克服风力,顶风而上的,我只知道,刚刚一刻的犹豫,最终留下了遗憾。 那一天,我与遗憾相遇。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一定会毅然决然的献出自己的锦薄之力,不再让遗憾留下烙印。那一天,我与遗憾相遇。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一定会毅然决然的献出自己的锦薄之力,不再让遗憾留下烙印。 那一日,我与你相遇。 那一天,我与父爱相遇 初三十一班 王玉凌晨 我等待着你,一如那时光流转千年,只为这一刻的相遇,而我,也终究等来了那一刻。我等待着你,一如那时光流转千年,只为这一刻的相遇,而我,也终究等来了那一刻。 题记 记忆中的您,是一个高大伟岸而又严肃冷酷的形象,只是因为小时候的我做错了事而又无理取闹时你打我的那一巴掌。直到现在,我都依旧记得那一幕,似乎刚刚发生过。那淡红色的指痕仿佛时刻都在提醒着我,要与您保持距离。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独自向前,不再有交集。但,直到那天,我们的感情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记忆中的您,是一个高大伟岸而又严肃冷酷的形象,只是因为小时候的我做错了事而又无理取闹时你打我的那一巴掌。直到现在,我都依旧记得那一幕,似乎刚刚发生过。那淡红色的指痕仿佛时刻都在提醒着我,要与您保持距离。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独自向前,不再有交集。但,直到那天,我们的感情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这天夜里,我照常上完补习班回家。可是,这时,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大地已经沉睡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独自一人走在阴森的小路上。从我拐弯进了小巷子开始,就一直感觉有人跟着我。大地已经沉睡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独自一人走在阴森的小路上。从我拐弯进了小巷子开始,就一直感觉有人跟着我。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树叶被风吹的飒飒地响,这时已是深秋,干枯的树叶落在小巷边,我一边走着,一边听到树叶被踩得 “嘎吱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树叶被风吹的飒飒地响,这时已是深秋,干枯的树叶落在小巷边,我一边走着,一边听到树叶被踩得 “嘎吱嘎吱”响,风从领口钻进衣服里。我竟情不自禁地想象着那风便是一个怪物,长的奇丑无比,专门在夜里抓小孩儿吃。虽然我并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但还是打了一个寒颤。这是真一个漫长的夜。我每每觉得跟在我身后的那人已经靠近我了,但一回头,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几乎是三步一回头,但什么都没看见,只有黑夜与我相伴。我多么希望这时能有个人抱抱我啊,我竟又一次想到了父亲,想到了他伟岸的背影。嘎吱”响,风从领口钻进衣服里。我竟情不自禁地想象着那风便是一个怪物,长的奇丑无比,专门在夜里抓小孩儿吃。虽然我并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但还是打了一个寒颤。这是真一个漫长的夜。我每每觉得跟在我身后的那人已经靠近我了,但一回头,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几乎是三步一回头,但什么都没看见,只有黑夜与我相伴。我多么希望这时能有个人抱抱我啊,我竟又一次想到了父亲,想到了他伟岸的背影。 我实在忍不了了,决定把跟踪我的怪物揪出来,这也许是我想到了父亲的缘故。我壮着胆子转身回去抓那个“坏蛋”,就拼命的向回跑。真的,我真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那是我爸爸!我实在忍不了了,决定把跟踪我的怪物揪出来,这也许是我想到了父亲的缘故。我壮着胆子转身回去抓那个“坏蛋”,就拼命的向回跑。真的,我真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那是我爸爸! 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内心复杂的情绪终于冲破了心理防线,我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泪,在此刻决堤。我紧紧的抱着他,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可是,他为什么要在深夜跟着我?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内心复杂的情绪终于冲破了心理防线,我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泪,在此刻决堤。我紧紧的抱着他,他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可是,他为什么要在深夜跟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父亲担心我很晚都没回家,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接我,只能在小巷口的大树旁等我,看到我来了,就在后面跟着我,陪我一起回家。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父亲担心我很晚都没回家,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接我,只能在小巷口的大树旁等我,看到我来了,就在后面跟着我,陪我一起回家。 我等了这么多年,只是在那天,那一刻,我终于与父爱相遇。即使你我都怯于去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心意,但您却一直默默地关心着我,守护着我。我等了这么多年,只是在那天,那一刻,我终于与父爱相遇。即使你我都怯于去表达自己对对方的心意,但您却一直默默地关心着我,守护着我。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幸福来得好不容易。才会让人更加珍惜”耳畔又响起了那首歌。在那一刻,您带给我的爱如同温暖的春风,融化了我心中的坚冰,从此,两个人,两颗心,紧紧相连。耳畔又响起了那首歌。在那一刻,您带给我的爱如同温暖的春风,融化了我心中的坚冰,从此,两个人,两颗心,紧紧相连。 那一天,我与美好相遇一朵花,或许会在时光的流逝中匆匆凋谢,但它绽开到人的心间会永远灿烂。一刹那,或许会在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悄悄远去,但它一旦影映在我心间就永远那么美好。窗外是淡青色的黎明,残余的夜色不忍褪去。回家途中的我,有些躁动。打开车窗,正准备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解解乏,却被一股怪味呛了回来。“妈妈,空气里怎么有股怪味?”话音未落,前方的车辆却被迫停了下来,排成了长龙。喇叭声此起彼伏,还有不耐烦的车主叫喊起来。妈妈叹了口气说:“私家车越来越多,尾气排放过多,这空气还能好闻吗?”爸爸这时也停稳了车子,说:“在我小的时候,天空总是那么蔚蓝,河水总是那么清澈。每天听着鸟儿的鸣叫,闻着青草的清香,是多么舒服啊!”说罢,爸爸陷入了沉思。人类要生存,就离不开自然,离不开大地,就得认识自然,适应自然,改造自然,就得回归大地,认识大地,改造大地。这,我不能否认。但曾几何时,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竟愚蠢地毁坏赖以生存的环境:乱砍滥伐防护森林,乱捕滥杀野生动物,盲目开采地下矿藏,肆意排放工业污水那一天,我与美好相遇一朵花,或许会在时光的流逝中匆匆凋谢,但它绽开到人的心间会永远灿烂。一刹那,或许会在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悄悄远去,但它一旦影映在我心间就永远那么美好。窗外是淡青色的黎明,残余的夜色不忍褪去。回家途中的我,有些躁动。打开车窗,正准备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解解乏,却被一股怪味呛了回来。“妈妈,空气里怎么有股怪味?”话音未落,前方的车辆却被迫停了下来,排成了长龙。喇叭声此起彼伏,还有不耐烦的车主叫喊起来。妈妈叹了口气说:“私家车越来越多,尾气排放过多,这空气还能好闻吗?”爸爸这时也停稳了车子,说:“在我小的时候,天空总是那么蔚蓝,河水总是那么清澈。每天听着鸟儿的鸣叫,闻着青草的清香,是多么舒服啊!”说罢,爸爸陷入了沉思。人类要生存,就离不开自然,离不开大地,就得认识自然,适应自然,改造自然,就得回归大地,认识大地,改造大地。这,我不能否认。但曾几何时,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竟愚蠢地毁坏赖以生存的环境:乱砍滥伐防护森林,乱捕滥杀野生动物,盲目开采地下矿藏,肆意排放工业污水于是绿洲消失了,水土流失了,土地沙化了,气候恶劣了,生态失衡了于是绿洲消失了,水土流失了,土地沙化了,气候恶劣了,生态失衡了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现在已成为了举世关注的大问题。“保护环境,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想罢,我劝爸爸将车子熄了火。爸爸下了车,几分钟后,他满脸喜悦的回来了:“我劝大家都把车熄了火,毕竟这堵车也不是一时半会的,少一点排放就多一点环保,大家都懂这个道理。”这时,一阵疾风刮过,路旁的防护林也被刮得沙沙作响。风停了,人们都走出了车厢,空气似乎变得更清新了,人们亲切地交谈起来,公路上也变得热闹起来。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现在已成为了举世关注的大问题。“保护环境,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想罢,我劝爸爸将车子熄了火。爸爸下了车,几分钟后,他满脸喜悦的回来了:“我劝大家都把车熄了火,毕竟这堵车也不是一时半会的,少一点排放就多一点环保,大家都懂这个道理。”这时,一阵疾风刮过,路旁的防护林也被刮得沙沙作响。风停了,人们都走出了车厢,空气似乎变得更清新了,人们亲切地交谈起来,公路上也变得热闹起来。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 在将来,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自在地大口呼吸绿色的气息,不必戴着遮住了自己绽开在嘴角的笑容的口罩;每一棵树都可以自由地生长,不必担心还未长大就被拦腰砍断;每一条鱼都可以悠闲地在摇曳的水草中嬉戏,不必因这清清的水被染成颜色而翻了肚皮:所有的道路都畅通无阻,因为大家全都自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不再有排成长龙的拥堵与焦躁无奈的等待现象。地球诞生至今,已有在将来,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自在地大口呼吸绿色的气息,不必戴着遮住了自己绽开在嘴角的笑容的口罩;每一棵树都可以自由地生长,不必担心还未长大就被拦腰砍断;每一条鱼都可以悠闲地在摇曳的水草中嬉戏,不必因这清清的水被染成颜色而翻了肚皮:所有的道路都畅通无阻,因为大家全都自觉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不再有排成长龙的拥堵与焦躁无奈的等待现象。地球诞生至今,已有46 亿年。46亿年的漫长岁月才造就了这样一个桃红柳绿的世界。桃红柳绿,鸟语花香,草木虫鱼,阳光雨露,尽情联欢,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我们理应珍惜,感谢自然,回报自然。我们有责任有义务爱护我们的地球家园,让绿色家园不再只是梦想。那一天,我与美好相遇,我希冀,人类每一天都能与美好相遇!亿年的漫长岁月才造就了这样一个桃红柳绿的世界。桃红柳绿,鸟语花香,草木虫鱼,阳光雨露,尽情联欢,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我们理应珍惜,感谢自然,回报自然。我们有责任有义务爱护我们的地球家园,让绿色家园不再只是梦想。那一天,我与美好相遇,我希冀,人类每一天都能与美好相遇! 那一天,我与竹林相遇 初三(12 ) 张尉 时光悠远,匆匆岁月中一抹苍劲的绿闪烁着别样的光芒,璀璨又朦胧。 题记 残云慵懒横卧天边,夕阳余晖悠悠为它镶了一圈金丝,嵌在淡蓝的天际,勾勒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残云慵懒横卧天边,夕阳余晖悠悠为它镶了一圈金丝,嵌在淡蓝的天际,勾勒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清风拂过,仿若柳絮,柔柔的,痒痒的,又带着一丝醉人的清凉,让人不禁沉沦于它的柔情。我悠悠漫步在河畔,欣赏着新春的生机。春,总是那么让人惊喜清风拂过,仿若柳絮,柔柔的,痒痒的,又带着一丝醉人的清凉,让人不禁沉沦于它的柔情。我悠悠漫步在河畔,欣赏着新春的生机。春,总是那么让人惊喜古色古香的小亭边,一片竹林映入眼帘。古色古香的小亭边,一片竹林映入眼帘。 竹,自古被人歌颂的四大君子之一。“竹,临池,似玉。悒露静,和烟绿。抢节宁改,贞心自束。”韦式的妙笔,将其雅、其贞生动勾勒,引无数人遐往;“ 翠云梢云自结丛,轻花嫩笋欲凌空”,张正见笔下的新竹,引无数人爱怜。竹,自古被人歌颂的四大君子之一。“竹,临池,似玉。悒露静,和烟绿。抢节宁改,贞心自束。”韦式的妙笔,将其雅、其贞生动勾勒,引无数人遐往;“ 翠云梢云自结丛,轻花嫩笋欲凌空”,张正见笔下的新竹,引无数人爱怜。 眼前的这一丛竹,却不同于以上两种。它不生于池边,更不生于宅前,它生于亭旁,却得不到亭的庇护,只能独立于风雨。看这一株,青翠的新叶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霞衣,将它衬得更加高贵。嫩绿的叶儿微微舒展着身子,叶脉清晰可见,显得无比脆弱,它究竟是怎样熬过风雪的呢?目光向下,我看到了一根,布满伤疤的竹茎,岁月竟在它的身上留下了这么深的伤痕,宛若一条蜈蚣,从半腰蜿蜒向下,似被拦腰折断。它的身后,是数根布满伤疤的竹茎,每一株都伤痕累累,但,每株都坚挺着,仿佛伤疤是长在别人的身上。我的脑海中不由勾出一幅画面,一株幼小的竹,还未长成,便被突如其来的风雨拦腰折断,而它,却用自己的坚强,让自己残破的身躯,重新长出新芽,渐渐恢复生机,最终长成为一株为人所赞赏的竹,在人的眼帘中熠熠生辉。眼前的这一丛竹,却不同于以上两种。它不生于池边,更不生于宅前,它生于亭旁,却得不到亭的庇护,只能独立于风雨。看这一株,青翠的新叶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霞衣,将它衬得更加高贵。嫩绿的叶儿微微舒展着身子,叶脉清晰可见,显得无比脆弱,它究竟是怎样熬过风雪的呢?目光向下,我看到了一根,布满伤疤的竹茎,岁月竟在它的身上留下了这么深的伤痕,宛若一条蜈蚣,从半腰蜿蜒向下,似被拦腰折断。它的身后,是数根布满伤疤的竹茎,每一株都伤痕累累,但,每株都坚挺着,仿佛伤疤是长在别人的身上。我的脑海中不由勾出一幅画面,一株幼小的竹,还未长成,便被突如其来的风雨拦腰折断,而它,却用自己的坚强,让自己残破的身躯,重新长出新芽,渐渐恢复生机,最终长成为一株为人所赞赏的竹,在人的眼帘中熠熠生辉。 视线模糊,走近了,我才明白竹的坚强,竹的高贵。它百折不挠的精神,真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真实写照。望着那片青葱,我陷入沉思视线模糊,走近了,我才明白竹的坚强,竹的高贵。它百折不挠的精神,真是“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真实写照。望着那片青葱,我陷入沉思 落日熔金,残云不收,余晖不散,为竹的坚强歌颂,让我,感悟了坚强的真谛 岁月悠悠,那一个美丽的黄昏,我与竹相遇,一抹青葱从此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我坚强的动力,任前路蜿蜒曲折,我依然笑靥如花岁月悠悠,那一个美丽的黄昏,我与竹相遇,一抹青葱从此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我坚强的动力,任前路蜿蜒曲折,我依然笑靥如花 那一天,我与悠悠茶韵相遇 初三、12 班 刘家信 不期而遇的邂逅,那悠悠茶韵中,是沉甸甸的爱与满满的鼓励! 夕日欲颓的傍晚时分,秋树落下那最后一片落叶,抑或是一份伤感,一丝惆怅 夕阳的照射下,我的身影被拉得老长,孤独无力地向前走着。在一个拐角处,看到爷爷像往常一般坐在藤椅上,夕阳的余晖或浅或深地洒满了他的脸庞,那皱纹也就更加突兀地显现,但一成不变的是他的那份蔼然与安详夕阳的照射下,我的身影被拉得老长,孤独无力地向前走着。在一个拐角处,看到爷爷像往常一般坐在藤椅上,夕阳的余晖或浅或深地洒满了他的脸庞,那皱纹也就更加突兀地显现,但一成不变的是他的那份蔼然与安详 看到我无精打采地走来,爷爷赶忙招呼我过去,不知是否看透了我的心事,爷爷亲自为我沏了一杯茶,满脸堆笑地递给我茶杯,稍显激动地说道:“快尝尝,这可是爷爷新买的好茶,香着呢!”看到我无精打采地走来,爷爷赶忙招呼我过去,不知是否看透了我的心事,爷爷亲自为我沏了一杯茶,满脸堆笑地递给我茶杯,稍显激动地说道:“快尝尝,这可是爷爷新买的好茶,香着呢!” 我接过茶杯,尝了一小口,但却觉得与那白开水没有什么两样,一旁骗了我的爷爷却闲扯着家长里短,听得我愈发不耐烦我接过茶杯,尝了一小口,但却觉得与那白开水没有什么两样,一旁骗了我的爷爷却闲扯着家长里短,听得我愈发不耐烦 待到无可忍受的地步,我找个借口要开溜,爷爷用那和蔼的语气再次说道:“别先着急走,把茶喝了吧待到无可忍受的地步,我找个借口要开溜,爷爷用那和蔼的语气再次说道:“别先着急走,把茶喝了吧!” 满心无奈的我只好再度端起茶杯, 轻轻抿了一小口, 但这次却感到一股茶香轻轻缭绕于舌尖但这次却感到一股茶香轻轻缭绕于舌尖, 满满的清香氤氲口中, 久久不能散去 满心疑惑的我再度望向杯中, 却发现爷爷沏茶之前用的小茶粒已然变作了一片片铺展开来的茶叶, 茶水如笔墨渲染般成了淡黄色茶水如笔墨渲染般成了淡黄色 我顿时明白了什么: 做人做事要有一颗平稳的心, 千万不能浮躁处事千万不能浮躁处事, 让心静下来, 沉下来,一切问题都会化作一缕淡淡的云烟。 举目望向一度满脸蔼然的爷爷, 却不同寻常般发觉那些或浅或深的皱纹中, 是无声岁月刻下的一刀又一刀生活阅历是无声岁月刻下的一刀又一刀生活阅历, 是一道又一道的无限智慧 那一天, 我与悠悠茶韵相遇, 感悟到了安之若素的处世态度,体味到了静谧时光中沉淀下来的满满爱意感悟到了安之若素的处世态度,体味到了静谧时光中沉淀下来的满满爱意 那一天,我与初心相遇 初三十二班 范桂宁 心 硕大的梧桐树撑起一片绿荫,树下,是寄托于此的初心 题记。 树叶打着卷儿,骄阳似火,梧桐树下高歌的知了,伴着五、六岁女孩的诉说。风拂过,奏响了一支名为初心的歌。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寄托了最初希冀的梦,在树下笑得灿烂。树叶打着卷儿,骄阳似火,梧桐树下高歌的知了,伴着五、六岁女孩的诉说。风拂过,奏响了一支名为初心的歌。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寄托了最初希冀的梦,在树下笑得灿烂。 夏天将至,外婆的病成了恶耗,父母一到周末便往家里赶,而我却因考试埋在一份份看不到头的试卷里。心里生出一股疲惫,好不容易才央求父母在乡下借住一晚。夏天将至,外婆的病成了恶耗,父母一到周末便往家里赶,而我却因考试埋在一份份看不到头的试卷里。心里生出一股疲惫,好不容易才央求父母在乡下借住一晚。 正午时分,我偷偷溜出外婆家,沿着村里新铺的石板路散步,鞋子踏在石板路,“嗒嗒”作响,哼着小曲儿,偷得半日闲。脚下的声响突然消失了,前面是一棵硕大的梧桐树。据说在树下许愿,心诚则灵,不少人来这儿祈祷。修路时,乡民们一致决定将石板路绕开“神树”。我望着被拴上红绸的树枝,不由轻笑,这“神树”看上去竟如花枝招展的少女,成了名副其实的“姻缘树”。走近,树干上隐隐约约有一个刀刻的笑脸。在树上刻画的确不文明,可当时小小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是啊,这竟是我刻的。“无论是否搬到大城市,我都要快快乐乐地生活正午时分,我偷偷溜出外婆家,沿着村里新铺的石板路散步,鞋子踏在石板路,“嗒嗒”作响,哼着小曲儿,偷得半日闲。脚下的声响突然消失了,前面是一棵硕大的梧桐树。据说在树下许愿,心诚则灵,不少人来这儿祈祷。修路时,乡民们一致决定将石板路绕开“神树”。我望着被拴上红绸的树枝,不由轻笑,这“神树”看上去竟如花枝招展的少女,成了名副其实的“姻缘树”。走近,树干上隐隐约约有一个刀刻的笑脸。在树上刻画的确不文明,可当时小小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是啊,这竟是我刻的。“无论是否搬到大城市,我都要快快乐乐地生活,”脑海浮现了一幅画面,小小的女孩在树下认真地许诺。脑海浮现了一幅画面,小小的女孩在树下认真地许诺。 偶然的请求,偶然的散步,偶然的发现,造就这份重要的的相遇。这份最纯粹的初心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遗忘。学习、成绩、高中、未来偶然的请求,偶然的散步,偶然的发现,造就这份重要的的相遇。这份最纯粹的初心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遗忘。学习、成绩、高中、未来一份份殷切期望将我初入城市的希冀打得支离破碎。只是我又无比幸运的再次找回了这份初心。多亏了这次遇见。一份份殷切期望将我初入城市的希冀打得支离破碎。只是我又无比幸运的再次找回了这份初心。多亏了这次遇见。 那一天,十四岁的女孩遇见了初心,找回了遗失的快乐。在树下,女孩摸着刀刻的痕迹,扬起与曾经同样灿烂的笑容,耳畔仍是那支初心的歌,只是这次它真正扎根于心灵深处。那一天,十四岁的女孩遇见了初心,找回了遗失的快乐。在树下,女孩摸着刀刻的痕迹,扬起与曾经同样灿烂的笑容,耳畔仍是那支初心的歌,只是这次它真正扎根于心灵深处。 那一天,我遇见了你,我的初心。有你陪伴,未来的路我将会走得更远。 那一天,我与希望相遇 初三十一班 夏天睿 攀一树青梅,折一枝栀子,踏一路春风,享一程花雨,瑰色的年华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岁月的褶皱泛起丝丝涟漪,我却知晓,与希望的邂逅,冥冥之中,激励着我青春的脚步。攀一树青梅,折一枝栀子,踏一路春风,享一程花雨,瑰色的年华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岁月的褶皱泛起丝丝涟漪,我却知晓,与希望的邂逅,冥冥之中,激励着我青春的脚步。 我坐在桌前,手中紧握着钢笔,一滴墨水从笔尖滑落,勾勒出杂乱无章的线条,无尽蔓延交织,凌乱而又空虚,无奈和无助充斥了我的心。心里满满地装着努力后无果的失落与不知所措的绝望,阴云不知不觉中覆没了我的天空我坐在桌前,手中紧握着钢笔,一滴墨水从笔尖滑落,勾勒出杂乱无章的线条,无尽蔓延交织,凌乱而又空虚,无奈和无助充斥了我的心。心里满满地装着努力后无果的失落与不知所措的绝望,阴云不知不觉中覆没了我的天空 已至秋末,这个枯燥乏味的季节里,没有热情似火的秋叶,没有娇艳欲滴的夏花,只有冷风,萧瑟地陪伴着孤寂的天空。我走出家门,眼前只有一片萧条的景象,干枯的树枝在风中瑟瑟发抖,打了卷的枯叶伴着“沙沙”声奔向远方。已至秋末,这个枯燥乏味的季节里,没有热情似火的秋叶,没有娇艳欲滴的夏花,只有冷风,萧瑟地陪伴着孤寂的天空。我走出家门,眼前只有一片萧条的景象,干枯的树枝在风中瑟瑟发抖,打了卷的枯叶伴着“沙沙”声奔向远方。 我漫无目的地在公园散步,曾经这里春的花园去哪儿了?为什么只剩下一派凄凉?忽然,一抹清新闪入我的眼帘,那抹绿色在远处若隐若现地摆动着,似乎在冲我招手,我走近,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却因这丛绿色而与众不同。这是一株刚生长不久的小草,它在缺乏滋润的土壤里倔强地昂着头,向着阳光的方向。嫩绿的身子轻柔地舞动,像是在秋的萧瑟中跳起一曲春的华尔兹,它蓬勃地长在空荡的土地上,在鸟儿的轻鸣中一枝独秀,尽情展现着它灵动的风姿,展现着无穷的生命力。我漫无目的地在公园散步,曾经这里春的花园去哪儿了?为什么只剩下一派凄凉?忽然,一抹清新闪入我的眼帘,那抹绿色在远处若隐若现地摆动着,似乎在冲我招手,我走近,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却因这丛绿色而与众不同。这是一株刚生长不久的小草,它在缺乏滋润的土壤里倔强地昂着头,向着阳光的方向。嫩绿的身子轻柔地舞动,像是在秋的萧瑟中跳起一曲春的华尔兹,它蓬勃地长在空荡的土地上,在鸟儿的轻鸣中一枝独秀,尽情展现着它灵动的风姿,展现着无穷的生命力。 这株小草在大千世界里如此弱不禁风,却能在万物凋零中维持生命,这需要它多么强烈地生的希望和坚不可摧的勇气,我仿佛看见希望闪着微光,心情沮丧的我为何不能像它一样在逆境中绽放自己生命之花?没有风暴的海洋,不是海,是泥塘。不知不觉,心中的阴云散了这株小草在大千世界里如此弱不禁风,却能在万物凋零中维持生命,这需要它多么强烈地生的希望和坚不可摧的勇气,我仿佛看见希望闪着微光,心情沮丧的我为何不能像它一样在逆境中绽放自己生命之花?没有风暴的海洋,不是海,是泥塘。不知不觉,心中的阴云散了 那一天,我与希望的相遇如此短暂,却在生命中成为永恒,迷雾中的我,将会带着这份希望,沿着光前进,绽放灿烂的锋芒。那一天,我与希望的相遇如此短暂,却在生命中成为永恒,迷雾中的我,将会带着这份希望,沿着光前进,绽放灿烂的锋芒。 那一天,我与一抹绿相遇 初三 十一班李琦瑶 一抹绿色,是夏天最美的心事。 题记 雨后天晴,独自漫步在石路上。绿意盎然的叶片尚存着晶莹的露珠,我轻撷一抹绿放在唇边,微微一抿,顷刻间,恬淡美好的味道便在舌尖蔓延开来,直抵心房雨后天晴,独自漫步在石路上。绿意盎然的叶片尚存着晶莹的露珠,我轻撷一抹绿放在唇边,微微一抿,顷刻间,恬淡美好的味道便在舌尖蔓延开来,直抵心房 岁月如一指流沙,缓缓地在指尖流淌,静坐在流年里,邂逅那零星一抹绿带来的震撼。 酷热,焦灼,烦躁。 我漫不经心的走在小路上,偶然一瞥,在堆满石头的一角发现了一丝亮丽的色彩,一抹淡淡的新绿色。我漫不经心的走在小路上,偶然一瞥,在堆满石头的一角发现了一丝亮丽的色彩,一抹淡淡的新绿色。 是一株小草! 一株极普通的小草,细瘦的茎还是淡黄色的,上面顶着两片嫩绿的 叶子 ,它从坚硬的石头缝中挤出娇弱的身躯,在微风的吹拂中轻轻地摇曳着。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这顽强的生命便面朝阳光,傲然挺立于石块之间。没有肥润的土地,没有根深的依靠,烈日炙烤,狂风呼啸,它却依然潇洒的在风雨中悄悄吐露新苗。生命绽放的小草,尽管眉间多了道道斑驳,但总会在自强不息中起跑,相信根深叶茂的一天总会来到。缝中挤出娇弱的身躯,在微风的吹拂中轻轻地摇曳着。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这顽强的生命便面朝阳光,傲然挺立于石块之间。没有肥润的土地,没有根深的依靠,烈日炙烤,狂风呼啸,它却依然潇洒的在风雨中悄悄吐露新苗。生命绽放的小草,尽管眉间多了道道斑驳,但总会在自强不息中起跑,相信根深叶茂的一天总会来到。 如果一切生命都不屑于去石缝间寻求立足的天地,那么世界上将会有一大片地方成为永远的死寂。稚嫩的小草都能在石缝中寻求生机!无论多艰难,无论多落魄,都不要放弃自己。哪怕最不幸的人生,也会有阳光明媚的时刻,也会在沙砾石缝中长出小小的幸福之花。如果一切生命都不屑于去石缝间寻求立足的天地,那么世界上将会有一大片地方成为永远的死寂。稚嫩的小草都能在石缝中寻求生机!无论多艰难,无论多落魄,都不要放弃自己。哪怕最不幸的人生,也会有阳光明媚的时刻,也会在沙砾石缝中长出小小的幸福之花。 余光一隅,是那抹不起眼的淡绿色,是那风中顽强的小草绽放出了生命最美的色彩。你如夏天的暖风,拂过我心,熏香心房,吹落在心窗,格外明亮温暖。这,便是夏天最美的心事。余光一隅,是那抹不起眼的淡绿色,是那风中顽强的小草绽放出了生命最美的色彩。你如夏天的暖风,拂过我心,熏香心房,吹落在心窗,格外明亮温暖。这,便是夏天最美的心事。 夏风轻起,思念随风飘扬,飘过街道,飘过四季,缠绕在树梢,诉说着岁月的沉淀,渗透到千百年的石缝中,生长为一抹艳丽的色彩,温暖了岁月,温柔了时光。夏风轻起,思念随风飘扬,飘过街道,飘过四季,缠绕在树梢,诉说着岁月的沉淀,渗透到千百年的石缝中,生长为一抹艳丽的色彩,温暖了岁月,温柔了时光。 盛夏,醉在零星一抹绿 那一天,我与春天相遇 初三十一班 黄宇琛 冬末,出人意料的冷空气裹挟着狂风暴雪,铺天盖地地遮住了视线。雪花,不,是雪片,擎着无情的双刀,掐灭了万千草木的生灵之火,只剩白的刺眼的雪地,和那瑟瑟的凛冽冬风。冬末,出人意料的冷空气裹挟着狂风暴雪,铺天盖地地遮住了视线。雪花,不,是雪片,擎着无情的双刀,掐灭了万千草木的生灵之火,只剩白的刺眼的雪地,和那瑟瑟的凛冽冬风。 我叹一口气环望四周,小区后的菜园尽是枯枝残叶,畏畏缩缩再也抬不起头。本来春天将至,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却又使它们失去了复苏的希望。“都毁了啊。”我压抑的心情难以释怀,只能再长叹一口气,眼神也黯淡下来。我叹一口气环望四周,小区后的菜园尽是枯枝残叶,畏畏缩缩再也抬不起头。本来春天将至,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却又使它们失去了复苏的希望。“都毁了啊。”我压抑的心情难以释怀,只能再长叹一口气,眼神也黯淡下来。 我抬起了头,随后,惊奇地瞪大了双眼。 一排整整齐齐的杨树,宛若守卫边疆的战士,巍然挺立,傲视众生。草儿无精打采,花儿垂头丧气,它们却疏疏朗朗地沿路排布,枝干对称宛如张开的双臂,迎接可怖的风霜雨雪,迎接那白茫茫阴沉沉的天空下达的无情审判。它们的枝叶已然全无,却显出极为老成的坚定,光秃的枝干紧紧抓住我的眼球,吸引着我走进细细观赏。一排整整齐齐的杨树,宛若守卫边疆的战士,巍然挺立,傲视众生。草儿无精打采,花儿垂头丧气,它们却疏疏朗朗地沿路排布,枝干对称宛如张开的双臂,迎接可怖的风霜雨雪,迎接那白茫茫阴沉沉的天空下达的无情审判。它们的枝叶已然全无,却显出极为老成的坚定,光秃的枝干紧紧抓住我的眼球,吸引着我走进细细观赏。 走的愈来愈近,也愈来愈感到自己是那么渺小。真正走到树干旁,高高的仰起头,遒劲的枝干将天空切割成无数小块。我抚摸着它的枝干,冰冷、僵硬、粗糙、却也偶有几处光滑的地方。毕竟受到了如此猛烈的侵袭,可它为何有一种凛然向上,生命蓬勃的气质?走的愈来愈近,也愈来愈感到自己是那么渺小。真正走到树干旁,高高的仰起头,遒劲的枝干将天空切割成无数小块。我抚摸着它的枝干,冰冷、僵硬、粗糙、却也偶有几处光滑的地方。毕竟受到了如此猛烈的侵袭,可它为何有一种凛然向上,生命蓬勃的气质? “杨树,落叶乔木,冬季会落光叶子,春季再重新生长。此树生长笔直高大,种类繁多,有的可用作木材。”“杨树,落叶乔木,冬季会落光叶子,春季再重新生长。此树生长笔直高大,种类繁多,有的可用作木材。” 曾经的资料在脑海中浮现。原来杨树总是冬季落叶,春季焕发生机。生的希望深埋心底,又怎能因风雪轻言放弃?我端详着它,一点嫩绿猛然映入眼帘,那么明艳,那么活泼,令周围死寂般的暗绿黯然失色,只那一点用生命凝聚的绿,便让我感受到春的气息!曾经的资料在脑海中浮现。原来杨树总是冬季落叶,春季焕发生机。生的希望深埋心底,又怎能因风雪轻言放弃?我端详着它,一点嫩绿猛然映入眼帘,那么明艳,那么活泼,令周围死寂般的暗绿黯然失色,只那一点用生命凝聚的绿,便让我感受到春的气息!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哦 那 一 天 我与春天相遇 那一天,我与春相遇 初三 十一班 赵雪晶 也许春天是白居易笔下“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的安宁与愉悦,或是儿童散学归来,“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欢笑,亦或是苏轼笔下断桥残霭、烟柳夹岸的西湖长堤,可是我却从来未曾与春相遇。也许春天是白居易笔下“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的安宁与愉悦,或是儿童散学归来,“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欢笑,亦或是苏轼笔下断桥残霭、烟柳夹岸的西湖长堤,可是我却从来未曾与春相遇。 总是等到冬天过去,知道脱下厚重的棉服,换上清爽的短衫,才忽然发现夏天的来临。我也才知道,我又错过了春天。总是等到冬天过去,知道脱下厚重的棉服,换上清爽的短衫,才忽然发现夏天的来临。我也才知道,我又错过了春天。 窗外纷扬的雪飘落,悄无声息地覆盖了大地。四下里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带着残冬的清冷与傲然,让人对春的来临毫无察觉。新手翻开台历,赫然发觉,今天已是立春。我望向窗外,街上行人稀疏、行色匆匆,一阵风刮来,都裹紧了身上的棉衣,就连平日窗棂上欢歌的鸟雀也踪迹不见窗外纷扬的雪飘落,悄无声息地覆盖了大地。四下里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带着残冬的清冷与傲然,让人对春的来临毫无察觉。新手翻开台历,赫然发觉,今天已是立春。我望向窗外,街上行人稀疏、行色匆匆,一阵风刮来,都裹紧了身上的棉衣,就连平日窗棂上欢歌的鸟雀也踪迹不见 这就是春天吗?我不相信,穿上厚重的棉衣,我走出了家门。 大雪已停,太阳透过厚密的云层照在雪上,融化形成了灿烂夺目的冰晶。几个孩子在不远处打雪仗,笑着闹着抓起一把雪,在我眼前跑过。大雪已停,太阳透过厚密的云层照在雪上,融化形成了灿烂夺目的冰晶。几个孩子在不远处打雪仗,笑着闹着抓起一把雪,在我眼前跑过。 一抹翠绿在我的眼前划过。我低头一看,就在刚刚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地方,一株新苗在白雪下出现,及时刚刚经过寒雪无情的覆盖、冰冷的欺压,仍是那么的翠绿而夺人眼目,似乎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不由得让人为它生命力的顽强而慨叹。它是生命的伊始,生命的伊始也正象征着春天。刹那间,我忽然觉得自己就这么与春相遇。一抹翠绿在我的眼前划过。我低头一看,就在刚刚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地方,一株新苗在白雪下出现,及时刚刚经过寒雪无情的覆盖、冰冷的欺压,仍是那么的翠绿而夺人眼目,似乎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不由得让人为它生命力的顽强而慨叹。它是生命的伊始,生命的伊始也正象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