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球盘体育 > 高中作文 >

高中散文作文2000字大全

2020-05-10 02:17高中作文 人已围观

简介产权农村交易冷冷的月在夜空中亮着,不知是皎皎的白光还是淡色的黄,盈满了巷头巷尾,檐上染上了白霜。约莫凌晨,连做包子的老板娘也尚未起身。静寂无人,有风呼呼地吹。他悠悠地走着,看...

  冷冷的月在夜空中亮着,不知是皎皎的白光还是淡色的黄,盈满了巷头巷尾,檐上染上了白霜。约莫凌晨,连做包子的老板娘也尚未起身。静寂无人,有风呼呼地吹。他悠悠地走着,看着繁星满天,脚下是一片柔软——下过雨,黄泥湿漉漉的,春天味道雨知时节随风入夜,即使几天了,泥泞也未离开。

  他脱下草鞋,单手拎着,踩在泥上,泥土从指逢中慢慢溢出,软软的,凉凉的,带着湿意。他在一条长街上,两边是人家,也可是店铺,大门是用木板做的;鸡鸣,晨起的人们推开一道道木门板,板门和槽摩擦传来闷闷的“咔吱咔吱”声,此起彼伏,惊醒了檐上的鸟雀,在唧唧喳喳中开始了新的一天。这里是下街,小零嘴居多,他记得他以前总跟着姐姐,走东街串西街,糖梅李果,吃完这家去那家。姐姐最欢喜吃一个推来叫卖的大娘的豆粉糕。其实豆粉糕他家也有,不知为何,姐姐只吃这一家。他则最喜欢巷口的卤肉,牙签串着在大锅里卤,沸腾的卤水沽沽作响,拿起一串,汤汁顺着滴在地上,浸入泥土里,香味好像弥漫了整条街,吡起嘴咬上一口,恨不得连舌头也咬掉。姐姐还带着他偷偷去打小牌,那种约莫两个手指的纸牌,不过不能被发现了,不然是要挨打的。他有时坐在旁边打弹珠,有时顺便坐在门坎着给她们望望风。这种土房子十分凉快,隐隐流动的风,顶头烈日全然被屋檐所挡,即使一天从早到晚都在那乘凉,也是乐意的。有时街道上摆滩的人累了喝了,便走到身后的屋子里讨杯茶水喝,然后一起在檐上闲谈,看着日头渐西,在开边映下寸寸红。

  沿着下街往东走,便是上街,上街有一条古石头路,这好像是唯一一条,不是呢巴的路。他的小妹妹很喜欢往这儿钻,赤着脚,一面嚷着踩着好痛,一面又四处蹦哒。偶尔逢着雨天,石头打滑,她又得栽个跟头;不过她也不哭,拍拍屁股又不知跑哪些儿去了。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会看到一望无际的田野,农民仰仗它生息以此终老。年逢叶落之际,小妹妹便一个人“蹬蹬蹬”跑去给家里看谷,就是租地给雇农后去收谷,不过首先要人去数他们到底收几担谷。她“滋溜”一声跑去田里,踩过杂乱无章的石子路,越过青苔密布的石板桥,将叮咚作响的溪水甩在耳后,飞奔到田梗上,跳到一土墩顶,盯着田野里的农民将割好的稻子一担担装好往上抬。产权农村交易她在心里不停地计数,有雇农欺负她小,会半哄半骗地对她说:“站到这蛮热嘞,这么累,去哪里玩一会儿吧!”小妹妹毫不理会:“埋(方言,“不”的意思)!你是想‘偷’了我们家的谷哩!”稚嫩的童言夹着方言,人们听了哈哈大笑,调侃她真像个“小地方婆子”。

  他不曾看过谷,只觉得小妹妹才不过六七岁,却真真是机灵极了。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趁着月色走到了小河边,坐在石板桥上,一只脚悬空吊着,拿着根长杆有一下没一下打着水花,激起的水珠偶尔溅在衣上。以前每每偷逃了私塾先生的课,就会吆喝着三五个小伙伴到这儿斗鸡、捉蛐蛐、斗蝈蝈,或者挽起裤角到小溪里头摸鱼虾,累了就一头倒在小草堆里,啃着不知道什么野果,从灌木丛中看着黄牛吃草。估摸着日头差不多了,就一溜烟儿跑回家吃饭了。他看着那里几乎黑漆漆一片的草地,忽然好像就看到“一个个四仰八叉”的人儿哈哈笑着,蛐蛐蝈蝈四起逃散,微折的小草阳光下折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

  他本以为他会永远过着这样的生活,守着家里的几间店铺,日复一日地看着天气从飘泼大雨到春光烂漫,从蛙声一片到落叶满地。也许是幼时一个个军绿色的身躯在他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印象,又或者是家中后来不断没落,他最终决定从军。家中的百般劝阻也未能改变他的主意。当第一缕晨光划过天空,他便要离开这片土地,可是他脑海里总是像走马灯一样一个个影像接连闪过,严厉的私塾先生和敲得啪啪响的戒尺,板着脸的老中医和活蹦乱跳的小徒弟,这边跑那边跑的小妹妹和在后面付钱的笑呵呵祖父……这些都好象一缕缕愁思奔往他本就迷茫的步伐。

  囿于一片土地亦或纵观四方天地,他向往后者,可瓢泊在外,羁旅西东,又是否能再有一处屋檐供以阻挡风雨?最后的临行时刻,他有了答案。“家门永远向你打开,记得早点回来。”他忽然明白,故乡一直会在那儿,永远在那儿,像是一个游子最坚实的后盾,最柔软的心尖。故乡的风,故乡的云,故乡的长街,故乡的青石,故乡便是永远的悠悠,只要心中仍存留这鲜活的景和鲜活人,便就不算飘蓬断梗,亦能生于而魂归此罢。

  袅袅炊烟已几许,零星的推门声打碎了夜的静。他凝视着这一切,似要将她深深刻在心上,然后转身,隐入微象中。

  本文大有沈从文描写湘西世界小说散文风格,不以故事情节胜,以意境情韵胜。山城小街,田野秋收,一副副情景就是一副风俗画,令人流连。而“泥土从指逢中慢慢溢出”的触感,“沸腾的卤水沽沽作响”的声音,“小河边,坐在石板桥上,一只脚悬空吊着”的悠闲,无不引起读者的遐想。文章思路清晰,笔致细胞,感受敏锐,给人以清新之感。而如果你知道,本文是由空心房的拆除而触动内心怀念儿时而幻化出来的文字,那你就知道“作文”与“作品”、“写作”与“创作”的联系与区别。

Tags: 产权农村交易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88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