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球盘体育
当前位置: KOK球盘体育 > 体裁作文 >

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287

时间:2020-03-19 12: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KOK球盘体育

当前网址:http://www.wassei.com/ticaizuowen/2020/0319/1275.html

  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287_高三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 生命如风 好 一 个 亘 古 的 比 喻 。你 也 许 感 慨 于 它 的 来 也 匆 匆 ,去 也 匆 匆 ,不 着 一 丝 痕 迹 ; 我却跋山涉水,在时空里

  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 生命如风 好 一 个 亘 古 的 比 喻 。你 也 许 感 慨 于 它 的 来 也 匆 匆 ,去 也 匆 匆 ,不 着 一 丝 痕 迹 ; 我却跋山涉水,在时空里淘尽沙砾,找到了这个比喻的真谛: 唯有风,可以穿越荆棘。 狄金森把人生描绘成篱笆墙的内外,我们一层又一层地爬过。事实上,这层 层 篱 笆 缀 满 荆 棘 ,我 们 通 过 时 ,往 往 遍 体 鳞 伤 ,身 心 俱 疲 。这 时 ,你 看 到 ,风 在 墙外千萦百折,不屈不挠地呼啸而过,空气中凝结下壮观的痕迹。 我 们 趋 行 在 人 生 这 个 亘 古 的 旅 途 ,在 坎 坷 中 奔 跑 ,在 挫 折 里 涅 NB021# 忧 愁 缠 满 全 身 ,痛 苦 飘 洒 一 地 。我 们 累 ,却 无 从 止 歇 ;我 们 苦 ,却 无 法 回 避 。烈 日 暴 雨来过,飞沙走石来过,我们布满伤痕,却还要面对一片片荆棘的丛林。 梭 罗 说 :“这 儿 可 以 听 到 河 流 的 喧 声 。那 失 去 名 字 的 远 古 的 风 ,飒 飒 吹 过 我 们 的 树 林 。 ”或 许 回 首 远 古 , 能 把 生 命 如 风 的 真 谛 领 悟 。 苏轼看见了风。这个曾经辉煌的文人,因黄州诗案而开始落魄,流落四方, 辗 转 难 安 。在 赤 壁 的 月 夜 ,他 心 灰 意 懒 ,看 “江 上 之 清 风 ,山 间 之 明 月 ”,做 他 那 个神鹤翩跹而舞的梦。面对如江水般深沉的失意,他看见风在山顶呼啸,盘旋, 然 后 带 着 撕 身 裂 骨 的 阵 痛 穿 越 漆 黑 的 荆 棘 林 。刹 那 间 ,他 心 中 郁 结 的 块 垒 ,缠 绕 的苦痛随风而散。挫折,痛苦,唯有忘记。 顿悟。 于是他逍遥红尘,寄情山水,最终文名垂千古。只是,那夜的风,已遗落于 岁月,无人见得了…… 梵 高 看 见 了 风 。他 在 向 日 葵 田 地 中 懒 散 地 躺 着 ,纠 结 于 一 个 难 解 的 疑 问 与 痛 苦 :耗 尽 心 血 的 画 作 ,竟 是 一 幅 也 无 人 理 解 ,一 幅 也 卖 不 出 去 !对 于 一 个 把 艺 术 当 生 命 的 人 来 说 ,无 人 欣 赏 自 己 的 艺 术 好 比 无 人 重 视 自 己 的 生 命 ,这 是 一 种 被 轻 视、被鄙弃的巨大痛苦!这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挫折! 幸而他看见了一阵风穿过向日葵田地。那阵风被阻挡了,发出愤怒的吼叫。 然而它们向前!向前!全然不顾被招摇的枝干划破身躯,它们成功了。 于是他也成功了。 《向日葵》等画作在他死后不久,直至今日,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 …… 关于风的故事太多。 在 风 吹 着 号 角 越 过 一 座 又 一 座 沉 默 的 荆 棘 林 时 ,相 信 很 多 睿 智 的 眼 睛 已 经 看 到它在昭示着什么。 唯有风,可以穿越荆棘。 唯有学习风,我们才能藐视一切挫折,让痛苦烟消云散,让快乐洒满旅途! 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 给快乐找个理由 有些地方,当你到达时才发觉并不是如当初意料中的美丽,比如故宫;有些 东 西 ,当 你 得 到 时 才 发 现 并 不 是 如 当 初 的 有 价 值 ,比 如 金 钱 ;有 些 人 物 ,当 你 失 去 时 才 知 道 不 是 一 点 也 不 在 意 ,比 如 朋 友 ;有 些 财 富 ,当 你 已 经 远 离 它 的 时 候 才 发觉可惜,比如青春。 “没有人永远十六岁,但永远有人十六岁。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感伤那些已 远 离 的 冰 凉 的 雨 和 多 情 的 风 ,珍 惜 我 们 现 在 拥 有 的 一 切 吧 !幸 福 ,快 乐 ,甚 至 是 我们厌恶的痛苦。 不 要 埋 怨 生 活 剥 夺 了 我 们 太 多 的 自 由 ,也 不 要 埋 怨 生 活 给 予 了 我 们 太 多 的 愁 苦 ,更 不 要 埋 怨 生 活 没 收 了 我 们 幸 福 的 权 利 。在 生 活 中 ,有 那 么 多 的 幸 福 ,是 我 们一辈子都品味不完全的。在天气转凉后,父母一声声的嘱咐;在考前紧张时, 朋 友 一 条 条 温 暖 的 短 信 ;在 考 试 失 意 后 ,老 师 一 汪 汪 关 心 的 眼 神 ;在 得 到 表 扬 时 , 同 学 心 中 的 认 同 ,都 让 我 们 的 生 活 被 幸 福 包 围 。一 定 要 坚 信 ,当 乌 云 涌 动 的 天 空 再 无 湛 蓝 的 道 路 供 我 们 选 择 的 时 候 ,我 们 的 身 后 总 会 有 那 么 一 双 双 爱 的 眼 眸 注 视 我 们 的 背 影 。每 当 这 个 时 候 ,我 们 的 天 空 会 飘 满 洁 白 的 云 。于 是 ,我 们 可 以 把 自 己的脆弱全装进他们温暖的眼角,融入她们的深情的呼唤里。只要用心作眼睛, 你 一 定 会 发 现 自 己 生 活 在 幸 福 所 筑 成 的 花 海 里 ,你 拥 有 了 你 从 来 不 敢 奢 求 的 财 富 , 珍惜拥有的一切,我们一定要快乐,因为我们有充分的幸福作为理由。 不 要 埋 怨 生 活 把 棱 角 尖 尖 的 我 们 磨 成 了 光 滑 的 鹅 卵 石 ,不 要 埋 怨 这 糟 糕 的 应 试教育把我们拥有的千山万壑铲成了一望无际。生活在这个被韩寒称作 “囚人的 城 堡 ”里 ,我 们 这 些 里 面 人 都 想 走 到 “围 城 ”的 外 面 去 。每 天 ,视 线 都 被 定 格 在 那 窄 窄 的 黑 板 上 ,我 们 都 成 为 了 “盲 人 ”,而 唯 一 的 区 别 是 我 们 能 看 见 白 色 在 黑 色 中 无 限 蔓 延 。每 一 分 ,都 在 题 海 中 拼 搏 ,寻 找 那 些 早 已 经 为 我 们 预 定 好 了 的 答 案 ,无 休 止 地 抄 啊 写 啊 ,直 到 手 痛 眼 痛 头 也 欲 裂 般 疼 痛 ,然 后 在 “一 二 三 ”的 口 号 中 奔 向 考 场 ,醉 生 梦 死 ,找 不 着 北 。这 些 痛 ,这 些 苦 ,也 是 我 们 拥 有 的 一 笔 财 富 。只 有 经 历 了 无 止 尽 的 锤 炼 ,才 能 打 败 高 考 这 只 强 猛 的 老 虎 。或 许 ,在 若 干 年 后 ,想 起 今 天 为 了 梦 想 二 牺 牲 一 切 的 行 为 是 值 得 的 。每 次 做 完 作 业 ,抬 头 看 看 那 蔚 蓝 的 天 和 外 面 艳 丽 的 景 ,总 觉 得 有 那 么 一 刻 ,我 与 梦 想 ,咫 尺 天 涯 。拥 有 现 在 失 去 自 由 和 片 刻 欢 乐 的 痛 苦 ,应 该 是 值 得 的 。不 管 我 们 是 平 原 上 的 一 匹 骏 马 还 是 深 山 中 的 一 头 牛 ,是 高 山 上 的 凤 凰 还 是 低 树 上 的 乌 鸦 ,都 要 用 尽 全 力 去 拼 一 拼 才 甘 心 。纵 然 粉 身 碎 骨 ,也 了 无 遗 憾 了 。珍 惜 拥 有 的 痛 苦 吧 ,我 们 一 样 可 以 为 快 乐 找 个 理 由 , 我们一直都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定能乘风破浪。 愁苦,永远不会属于我们这群朝气蓬勃的斗士;快乐,没有缘由不属于我们 这些拥有幸福和痛苦的孩子。 行 走 在 艰 苦 而 漫 长 的 求 学 之 路 上 ,我 们 一 定 要 回 首 自 己 拥 有 的 无 穷 财 富 和 资 本,快乐,是我们长期相伴的朋友,哪怕是从我们拥有的一切中找些理由。 最新期高考满分和优秀作文 议论文题材 我为高考“狂” 我国伟大的文豪鲁迅先生在层层解剖、削剥、透析整个封建社会之后,看那 些 道 貌 岸 然 的 “君 子 ”, 却 满 脸 写 着 “吃 人 ”二 字 。 而 那 天 我 突 然 从 垃 圾 一 般 的 习 题 中 被 吵 醒 的 时 候 ,我 突 然 发 现 ,那 些 纸 上 满 满 写 着 “高 考 ”二 字 ,叫 人 恶 心 得 想 吐 。 我 想 我 应 该 有 着 和 鲁 迅 先 生 一 样 的 大 智 慧 ,不 然 我 怎 么 会 和 鲁 迅 先 生 一 样 看 到 别 人 所 不 能 看 到 的 呢 !而 这 一 点 从 我 敢 在 这 个 别 人 在 拼 命 的 时 期 我 却 在 蒙 头 睡 大 觉 同样可以看出来!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开 始 ,人 们 就 喜 欢 用 独 木 桥 的 说 法 象 征 高 考 ,而 高 考 这 个 前 世 为 “科 举 ”的 小 人 ,只 不 过 注 册 了 另 一 下 名 字 ,就 存 活 了 几 千 年 ,起 源 可 以 追 溯 到 我 们 的 祖 宗 十 八 代 。而 几 千 年 来 ,中 国 的 莘 莘 学 子 寒 窗 苦 读 ,到 那 场 生 死 竞 争 的 时 候 ,大 家 就 一 拥 而 上 ,谁 管 谁 掉 下 去 ,反 正 死 的 不 是 自 己 ,在 别 人 看 来 ,无 所 谓 输 赢 ,从 另 一 个 角 度 看 ,中 国 人 的 没 有 素 质 。因 此 ,独 木 桥 的 说 法 虽 然 偏 激 了一点,倒是准确的很。 社 会 上 有 一 群 从 骨 子 里 叛 逆 的 人 ,他 们 不 过 因 为 年 轻 就 被 当 作 无 知 ,一 个 力 求改变高考制度的声音确实是渺小,但是许多许多的人在一起,就可以很大声, 尽 管 他 们 大 部 分 都 是 微 不 足 道 的 。两 种 声 音 并 存 ,虽 然 能 够 保 持 动 态 平 衡 ,但 是 注 定 有 一 种 必 须 要 消 失 。我 们 不 能 否 定 考 试 的 全 部 ,但 是 可 以 力 求 改 变 的 更 加 完 美 的 ,我 们 就 不 该 让 它 一 直 存 在 ,总 有 个 地 方 要 先 开 一 个 头 ,才 可 以 有 故 事 可 以 发展。 既 然 谈 到 高 考 就 不 可 以 不 谈 到 写 作 文 ,记 得 某 次 作 文 课 上 ,语 文 老 师 在 上 面 语 重 心 长 的 谈 论 如 何 在 考 场 上 写 能 够 得 “多 分 ”的 作 文 ,并 用 彩 色 笔 给 他 的 课 程 定 了 一 个 响 亮 的 主 题 :55 分 钟 锁 定 50 分 作 文 。接 着 如 黄 河 泛 滥 ,滔 滔 不 绝 的 向 我 们 传 授 经 验 ,却 决 口 不 提 他 当 年 考 试 的 事 。我 听 到 昏 昏 沉 沉 时 候 ,他 的 一 颗 唾 沫 不 小 心 砸 到 坐 在 第 7 排 睡 觉 的 同 学 的 时 候 ,我 突 然 意 识 到 ,如 果 当 初 高 考 的 时 候 他 再 争 气 考 个 北 大 或 是 清 华 ,没 准 这 时 候 他 已 经 是 中 国 外 交 部 部 长 。而 布 置 作 文 作 业 的 时 候 ,每 个 同 学 已 经 必 备 了 一 本 素 材 书 ,考 试 的 时 候 ,我 们 比 的 已 经 是 谁 买 的 素 材 多 了 。千 古 文 章 一 大 抄 ,抄 久 了 就 每 个 人 都 一 样 ,不 要 标 新 立 异 ,不 要 大 胆 尝 试 ,要 标 准 ,其 实 哪 里 有 标 准 。“不 要 像 韩 寒 一 样 写 文 章 ”,是 一 个 标 准 吗 ? 曾 经 在 杂 志 上 看 过 一 句 话 ,忘 记 是 谁 说 的 :就 像 蒸 面 包 ,一 屉 一 屉 出 来 ,一 个 摸 样 ,就 算 有 人 才 ,也 会 被 埋 没 。但 是 ,我 不 想 做 面 包 ,无 论 写 了 多 少 的 华 丽 的 词 还是写了一整叶的废话,我只想写我所要想的,所要说的话,这才是作文。 我用一整夜的时间写了这篇文章,但是写完的时候我发觉想这些没有意义, 明 天 晚 上 还 是 要 熬 夜 读 书 ,还 是 有 做 不 完 的 试 题 ,考 试 确 实 是 一 种 残 酷 ,我 只 希 望高考的前一天世界突然末日,但是这样似乎对所有的人都不公平,我只知道, 有 高 考 一 定 没 有 世 界 末 日 ,有 世 界 末 日 一 定 没 有 高 考 ,这 是 一 种 充 分 不 必 要 条 件 。 世界末日别在考试后来就好了,之后谁也管不了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