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KOK球盘体育 > 体裁作文 >

教材編寫組解答統編語文八年級下冊27個常見問題

2020-04-09 19:34体裁作文 人已围观

简介运城市网站建设在統編語文中,同學們常常會發現一些錯別字、描述不一致的前后文、與自己認知不符的描述,從而感到疑惑。人民教育出版社統計了統編語文八年級下冊中的27個錯誤,進行一一解答...

  在統編語文中,同學們常常會發現一些“錯別字”、描述不一致的前后文、與自己認知不符的描述,從而感到疑惑。人民教育出版社統計了統編語文八年級下冊中的27個“錯誤”,進行一一解答。

  答:不是。這個“模胡”按照今天的語言運用規范來看是錯別字,但在魯迅寫《社戲》的時代,規范並沒有今天這樣嚴格,因此是可以寫“模胡”的。

  今天我們編寫教材,遇到這種情況一般要改為今天的規范用法,即“模糊”,但魯迅的情況比較特殊,根據慣例,魯迅和毛澤東同志的文章,一般不做改動,保持原貌,隻在注釋裡說明“現在寫作××”。但“模胡”一詞在本套教材八年級上冊《藤野先生》一課中已經出現過,所以此處不再加注。

  答:不是。《安塞腰鼓》最初發表於1986年10月3日《人民日報》上時,原文即“紅豆角角”。

  本文作者劉成章先生是陝西延安人,《安塞腰鼓》寫的是陝北民俗,而“紅豆角角”正是帶有陝北方言特點的表達,即末尾字重疊。八下第一單元第2課《回延安》一文中也有一些類似的表達,如“羊羔羔”“樹根根”之類。

  3、第27頁,“單元提示”中說“本單元的課文都是闡釋事理的說明文”,但《大雁歸來》是一篇散文,應該如何處理?

  答:說明文和散文屬於不同維度上的分類,落實到具體文本上可能出現交叉。《大雁歸來》中包含事理說明的成分,但又具有強烈的抒情性,語言優美,有散文的特點,兩方面的特點在教學中可以兼顧。八年級上冊的《蘇州園林》其實也有散文的特點。

  4、第28頁,《大自然的語言》預習部分引用了“清明忙種麥”的農諺,但在全國很多地區,清明的時候麥子已經長得老高了,教材是否有誤?

  答:農諺是存在地域性差異的。這是一句東北的農諺,教材使用之后也有山東、安徽、河南一帶的老師打來電話說與當地的實際不符。諺語帶有很強的地域性特征,在教學中可以結合地理知識解釋,拓展學生視野。引導學生思考:這句農諺與一些地區的實際情況不符,不正是受文中所講的“緯度因素”的影響嗎?

  5、第30頁,《大自然的語言》在講決定物候來臨的四個因素時,第二個是“經度的差異”,但整段講的其實是“海陸的差異”,是作者寫錯了嗎?

  首先,從地理位置上來看,我國處於亞歐大陸東部、太平洋西岸,大部分地區受季風影響,季風影響由沿海到內陸逐漸減弱,沿海和內陸的差異約略可以等同於經度的差異,當然嚴格來說應該是“東南—西北”的差異,這與季風的方向更為吻合,但因為具體到這裡的例子,討論的是同緯度的北京和大連、濟南和煙台,相當於排除掉了“東南—西北”關系中的“南—北”,隻剩下“東—西”,因此表述為經度因素也是合理的。

  而且第一條因素是緯度因素,第二條因素表述為經度因素,也更符合一般的認知和閱讀習慣。

  答:《時間的腳印》一文意在說明岩石如何記錄時間,第5段用“岩石是怎樣記下時間的呢”引起,以下直到第29段都是在解釋這一問題,其中第6—21段講的是地質現象,即岩石的侵蝕、瓦解、搬運、沉積和新生的過程,正因為岩石會經歷這樣的過程,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岩石是一層一層沉積下來的,這個沉積是有一定次序的,我們是可以通過這個次序來了解“過去的年月”的。因此這一部分並未偏離文章的寫作目的。

  答:不是。有人認為《桃花源記》是一篇“漁人視角”的游記,那按說應該是游記的“變體”(如本冊教材第五單元的《一滴水經過麗江》)﹔但問題是,此時游記的“正體”——柳宗元的“永州八記”尚未出現,因此將其視為游記並不符合文體發展的實際情況。

  其實,《桃花源記》的“記”跟《小石潭記》的“記”並不相同,雖然都有“記敘、記述”的意思,但它更接近《海內十洲記》(舊題東方朔撰)、《西京雜記》(舊題劉歆撰、葛洪集)、《搜神記》(干寶撰)的“記”,因此,《桃花源記》應該是魏晉時期的一篇志怪小說。

  8、第58頁,《小石潭記》中“卷石底以出”的“卷”以前的教材注音為quán,本套教材沒有注音,應該讀什麼?

  答:應該讀juǎn。在此前的人教版課標教材中,“卷石底以出”的“卷”注音為quán,解釋為“彎曲”。

  此次編寫過程中,經過反復討論,認為讀quán是不妥的。讀quán的意思是“彎曲”,形容詞﹔但“卷石底以出”的“卷”從語法和意義的角度看都應該是一個動詞,所以這裡讀juǎn,意思是“翻卷”。

  我們刪去quán的注音,但並未加注juǎn,是因為教材文言文注音有一定的原則,一般隻注生僻字或易誤讀字,如果與現代漢語常用音義差別不大,則不加注。不注,就意味著讀現代漢語的常用音,即juǎn。

  9、第58頁,《小石潭記》中“青樹翠蔓”的“蔓”應該讀màn還是wàn?

  答:應該讀màn。在專門的古代漢語辭書(如《古漢語常用字字典》《王力古漢語字典》)中,“蔓”沒有wàn這個讀音。讀wàn的情況隻適用於現代漢語的口語。

  10、第59頁,《小石潭記》中“明滅可見”的“見”應該讀jiàn還是xiàn?

  答:應該讀jiàn。有的老師根據教材注釋中的譯文“時隱時現”,認為應讀xiàn,這是不正確的。“明滅可見”和“時隱時現”不是字字對譯的關系,“明滅”就是“時隱時現”,“可見”就是“可以看見”,“可見(xiàn)”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11、第60頁,《核舟記》中“八分有奇”和“為字共三十有四”的“有”應該讀yǒu還是yòu?

  答:“八分有奇”的“有”應該讀yǒu,“為字共三十有四”的“有”應該讀yòu。

  在人教版課標教材中,“八分有奇”的“有”注為“同‘又’,用來連接整數和零數”,是不妥的。“有奇”即“有余”,是一個固定的詞,“奇”即“余數、零數”,“有”就是“有”,不應解釋為通假字。

  “有”作為“又”的通假字的情況必須連接整數和零數,必須是具體的數字,“奇”是“零數”的意思,而不是具體的某個零數,所以“有奇”的“有”讀yǒu。但“為字共三十有四”的“有”符合“連接整數和零數”的用法,是通假字,讀yòu。

  12、第61頁,《核舟記》中“椎髻仰面”的“椎”為什麼加注了chuí的讀音?

  答:應該讀chuí,不加注音易誤讀為zhuī,因此今年修訂時增加了注音。

  “椎”,讀zhuī指“椎骨”﹔讀chuí指捶擊工具(即“槌”),引申為“打擊”等義。

  在古代漢語裡,后者的應用更廣泛﹔但在現代漢語裡,讀chuí的意義已由“槌”“捶”等字承擔,隻在“椎心泣血”這樣的成語裡保留chuí的音義。“椎髻”即“形狀像椎(類似於棒槌)的發髻”而非“形狀像椎骨的發髻”。

  13、第62頁,《核舟記》中“曾不盈寸”的“曾”應該讀zēnɡ還是cénɡ?

  答:應該讀zēnɡ。“曾”讀cénɡ時作為副詞隻有“曾經”義﹔而這裡的“曾”與《愚公移山》中的“曾不能損魁父之丘”“曾不能毀山之一毛”“曾不若孀妻弱子”的“曾”一樣,都是與否定詞“不”連用,表示加強否定語氣,可譯為“竟然”,也可譯為“連……都……”,應讀zēnɡ。

  參見《古漢語常用字字典》《王力古漢語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等。

  14、第75頁,《子衿》中的“寧子不嗣音”的“嗣”,有的資料注為“通‘貽’或‘詒’,給、寄的意思”,與教材不同,哪個正確?

  “嗣”通“貽”或“詒”的說法大抵來自網上(如“百度百科”),但《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王力古漢語字典》《古漢語常用字字典》均未給出這一義項。因此,這一說法是不可靠的,仍應以教材的解釋為准。

  這裡順便提示一下:關於文言文中讀音的判定,如果教材語焉不詳,除了咨詢教材編者外,還可以求助於《古漢語常用字字典》《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等比較權威、可靠的工具書,但不要輕信一般的教輔資料或網絡資源。現在有些老師過於依賴、迷信教輔,或是上網隨手一搜就輕下結論,而缺少查閱工具書的意識。這種傾向是需要警惕的。

  15、《應有格物致知精神》過去放在九年級的議論文單元,現在放在八年級,是否仍應按照議論文的教學方式來教學?

  答:一篇文章放在不同的單元,單元教學的目標指向不同,文章的教學重點也應該發生相應的變化。

  這篇文章現在編入演講單元,這就意味著教學中應該更多地關注它作為演講的特點。當然,作為一篇議論性較強的演講,其中議論性要素也可或多或少有所涉及。

  16、第108—110頁,《一滴水經過麗江》可以說是採取了擬人或者擬物的手法嗎?

  答:嚴格說來,《一滴水經過麗江》既不是擬人,也不是擬物。因為無論擬人還是擬物都是修辭手法,修辭手法一般是針對局部的語句而言的,而不用來分析篇章的構思和寫法。就像我們從小看的童話,童話中的動物、植物以及沒有生命的食物可以張口說話,我們也不會說它使用了擬人的手法。

  如果一定要說《一滴水經過麗江》這種寫法的特色,我們認為應該是一種虛擬視角,一種外物化、客體化的視角,文章的敘述者、抒情主人公的身份不再是作者本人,而是其他的人或者外在事物。艾青《我愛這土地》的第一節其實也是虛擬視角,與此類似。

  17、第119頁,《雖有嘉肴》中“然后能自強也”的“強”應該讀qiánɡ還是qiǎnɡ?

  答:應該讀qiǎnɡ,但讀qiánɡ亦通。漢代經學家鄭玄注釋《禮記》中這一句時說:“自強,修業不敢倦。”按照鄭玄的說法,這裡的“強”是“勉力,勤勉”的意思,對應的讀音應該是qiǎnɡ﹔也有人理解為“勸勉,勉勵”,亦通,對應的讀音依然是qiǎnɡ。

  但讀qiánɡ也可以講通,作“使強大”解釋。唐代經學家陸德明在其著作《經典釋文》中對“然后能自強也”的“強”字做了反切注音:“其丈反。又其良反。”“其丈反”對應的現代漢語普通話讀音為qiǎnɡ,“其良反”對應的則是qiánɡ。也就是說,陸德明認為這裡兩種讀法都是可以講通的。

  18、第119頁,《雖有嘉肴》中“教學相長”的“教”應該讀jiāo還是jiào?

  答:應該讀jiāo而非jiào。文中“教學相長”的“教”是承上文“教然后知困”而來的,讀音應當與之相同。而“教然后知困”的“教”的意思是“把知識或技能傳授給人”,故而應讀jiāo﹔讀jiào則是“教導,教育”這樣更加上位、更加寬泛的概念。至於現代教育理念中的“教(jiào)學相長”,和本文中的“教(jiāo)學相長”是有一定差異的:前者強調師生的雙向互動,“教”指教師的教育、教導(不僅限於傳授知識技能),“學”指學生的學習(不僅限於學習知識技能),都側重寬泛的、上位的概念,因此“教”讀jiào﹔而后者是指教師通過教別人和自己學習兩方面的行為來成長,“教”和“學”都是針對教師自身而言的,偏重於“傳授、學習知識技能”這樣具體的、下位的行為,因此“教”讀jiāo。

  19、第121頁,《〈禮記〉二則》課后第五題中“人不學,不知道”是否應該是“人不學,不知義”?

  答:《禮記·學記》中的原文就是“人不學,不知道”。后人編《三字經》時為了押韻,改成了“人不學,不知義”。《三字經》作為經典蒙學讀物為人們所熟知,《禮記》的原文反而顯得陌生了。當然,這裡的“不知道”是“不能通曉天地之道,深明人世之理”的意思,和現代漢語中的“不知道”是有很大差別的。

  20、第121頁,《〈禮記〉二則》課后補白第一則中“使子貢問之”,也有的版本是“使子路問之”,哪一個是正確的?

  答:“使子貢問之”是更為可靠的版本。《禮記》一書,版本眾多,在今天能看到的各種版本中,確實有“子貢”和“子路”兩種文本,作“子貢”的版本可靠性更高(比如唐代的石經,還有宋代的國子監本、蜀大字本等)。此外,這個故事又見於《論衡》《新序》《文選注》《藝文類聚》《白孔六帖》《太平御覽》《孔子家語》等書,均作“子貢”,可以作為旁証。因此自清代以來,學者們普遍認為應該是“使子貢問之”。古詩文中存在異文是正常現象,有興趣的老師可以參看陳恆舒《談語文教材中古詩文的異文》(《中學語文教學》2020年第1期)。

  21、第122頁,《馬說》中的“故雖有名馬”和“是馬也,雖有千裡之能”的“雖”應該翻譯成“雖然”還是“即使”?

  答:應該翻譯成“雖然”。“即使”表示讓步假設,“即使有名馬”相當於承認“沒有名馬”,“即使有千裡之能”相當於承認“沒有千裡之能”。那麼到底有沒有“名馬”?當然是有的。到底有沒有“千裡之能”?當然也是有的。因此這兩個“雖”都不應該翻譯成“即使”,而應該翻譯成“雖然”。

  那麼有沒有應該翻譯成“即使”的例子呢?有。八年級上冊《三峽》一課中“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因為此時說的是水裡的情況,“乘奔御風”在這一刻都是不存在的,是讓步假設出來的,所以這裡的“雖”才應該翻譯成“即使”。

  22、第122頁,《馬說》中“祗辱於奴隸人之手”的“祗”字形有誤嗎?應該讀zhī還是zhǐ?

  答:字形無誤,應該讀zhǐ。“祗”在現代漢語中隻有zhī的讀音,意為“恭敬”﹔但在古代也常用來表示“僅僅,隻”這個意思,在表示這個意思的時候又寫作“祇”“衹”“秖”“秪”,無論寫作哪種字形,表示這個意思的時候均讀zhǐ。而在現代漢語中,對這五個字的音義做了更為明確的區分:“祗”僅讀zhī,意為“恭敬”﹔“祇”有兩音,讀qí意為“地神”,讀zhǐ則是“隻”的異體字﹔“衹”“秖”“秪”均隻讀zhǐ,“衹”是“隻”的繁體字,“秖”“秪”均為“隻”的異體字。一些簡化字的語文教材或一般讀物中使用了“祇”或“衹”,嚴格來說是不對的,因為“祇”“衹”讀zhǐ時並非通用規范漢字,用這兩個字不如直接用“隻”。

  23、第122頁,《馬說》中“一食或盡粟一石”的“石”應該讀shí還是dàn?

  答:應該讀shí。《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和《新華字典》(第11版)都在“石”的“容量單位”這個義項下明確標注“在古書中讀shí”。《馬說》來自古書,因此應該讀shí。至於學習文言文必備的《古漢語常用字字典》則壓根兒沒有收dàn這個音,把“容量單位”這個義項直接收在shí這個音下,與《現代漢語詞典》和《新華字典》遙相呼應。

  追根溯源,“石”這個字在宋代的韻書《廣韻》上隻記了“常隻(zhī)切”這一個音,對應到今天的讀音就是shí。換句話說,讀古人寫的文言文,見到“石”這個字,甭管什麼意思,隻讀shí,沒有第二個音。

  至於現代漢語中,石的dàn這個音是從哪兒來的,有興趣的老師和同學可以去參看吾三省(原名陳榕甫)先生的一篇考証短文《用作計量單位的“石”》(《語文新札》,上海辭書出版社2006年版)。

  24、第125頁和126頁,《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秋天漠漠向昏黑”的“黑”和《賣炭翁》中“兩鬢蒼蒼十指黑”的“黑”讀hēi不押韻,怎麼辦?

  答:不押韻也應讀hēi,而不要讀hè或其他讀音。运城市网站建设有的老師認為讀hè才能與上句“俄頃風定雲墨色”“滿面塵灰煙火色”的“色”押韻,這是不正確的。

  “色”和“黑”在杜甫寫這首詩的時代是同韻的﹔以現代漢語普通話讀來不押韻,是由於漢語語音的古今變化所致。漢語古今音的差別是普遍的、確定的歷史事實,我們用如果遇到今音讀來不押韻的地方都要強行改讀以求“葉(xié)韻”,將改不勝改﹔個別韻腳讀所謂“古音”,而全詩又讀今音,更顯得不倫不類,平添麻煩和負擔。

  因此在教學中,原則上仍應統一使用現代漢語普通話來讀,遇到讀起來不押韻的古詩,告訴學生這是漢語古今音演變的結果即可。有的地區也可以嘗試用方言來讀。

  25、第126頁,《賣炭翁》中“半匹紅紗一丈綾”,過去教材的版本是“半匹紅綃一丈綾”,現在為什麼改了?

  答:過去教材選《賣炭翁》,依據的底本是四部叢刊影印日本元和四年(1618,相當於我國萬歷四十六年)那波道園活字本《白氏長慶集》,作“紅綃”。統編教材選《賣炭翁》,依據的是中華書局1979年出版的點校本《白居易集》,其點校依據的底本是宋紹興刻本《白氏長慶集》,作“紅紗”。二者相較,后者可靠程度更高,故從之。

  26、第126頁,《賣炭翁》中“系向牛頭充炭直”的“系”應該讀jì還是xì?

  答:應該讀xì。“系”讀xì有“挂”的意思,讀jì則是“打結、拴扣”的意思。兩個宮使應該是把“半匹紅紗一丈綾”隨手往牛頭上一搭一挂就走了,而不會還打個結拴個扣。所以這裡應該讀xì。

  27、第139頁,《題破山寺后禪院》中“萬籟此都寂”是否應該是“萬籟此俱寂”?

  答:兩種版本都有。教材選錄此詩所依據的《全唐詩》作“都”。此外,影宋本《常建詩集》、唐韋庄《又玄集》、宋何汶《竹庄詩話》、宋計有功《唐詩紀事》、宋謝維新編《事類備要》作“都”﹔而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宋魏慶之《詩人玉屑》、元方回《瀛奎律髓》、明高棅《唐詩品匯》作“俱”。成語有“萬籟俱寂”,所以大家對“俱”的認同度可能更高。

  此外,有老師認為文言文裡表示總括隻能用“俱、皆、咸”,現代漢語裡才用“都”,這其實是一種誤解。“都”作為總括副詞,很早就出現了,如《列子·周穆王》:“莫知其所施為也,而積年之疾一朝都除。”漢王充《論衡·講瑞》:“然則鳳凰、騏驎都與鳥獸同一類,體色詭耳,安得異種?”唐杜甫《喜雨》詩:“農事都已休,兵戎況騷屑。”常建的詩裡用“都”,也是很正常的。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60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